90后孙宇晨:用虚拟币套现120亿,花1050万买头像,现被FBI调查?

发表时间:2023-07-27 11:05

来源\经济论坛


曾几何时,90后被称为是“垮掉的一代人”,他们背负着离经叛道、娇生惯养、堕落无能等标签。然而等到这一批年轻人成长为当前社会的主力军的时候,人们发现90后比想象中强大得多。


孙宇晨就是其中深不可测的一位90后创业者,他不到30岁就斩获了海内外诸多知名头衔。孙宇晨还曾经趁着行情大好利用虚拟货币套现120亿元,惊呆了一众围观的“看客”。


为了一张微信头像,他更是豪掷1050万美元,如今却因涉嫌内幕交易、欺诈等罪行被FBI调查。


图片


从班级排名常年垫底逆袭到北京大学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孙宇晨于1990年7月出生在青海省西宁市,直到1994年才跟随家人移居到广东省惠州市,他的父母分别获得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他也在此长大成人。


孙宇晨高中时期就读于惠州一中,这是一所寄宿制学校,终日百无聊赖之下,孙宇晨先是迷上了网游,见缝扎针地去网吧通宵打游戏,后又不分昼夜地阅读各类课外小说,整日泡在图书馆里面头也不抬。


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的“时代三部曲”是孙宇晨心头最爱,他直言:“每个沉溺于小说的人都不可避免有一个引诱者,我的引诱者就是王小波。”


这样爱好文学的孙宇晨一开始却是个理科生,各科成绩都不出众,物理和数学甚至从来没有及格过,眼看着理科这条路走不通,孙宇晨赶紧调转枪头在高二选择了文科。


图片


可惜转学文科并没能改变孙宇晨学习成绩糟糕的状况,他的模拟考平均成绩仍然在班级倒数十名左右徘徊。

他踌躇满志地去参加第八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也一无所获,彼时他的成绩只够得上一些三本院校。对于升学失败的恐惧感还是战胜了他对应试教育的不屑,他开始为学习成绩焦虑。


就在这个时候,孙宇晨听说了80后财富新秀高燃在中专毕业半年以后,重拾课本考入清华大学新闻系的励志事迹,被震撼到的孙宇晨痛定思痛,把高燃的事迹打印出来贴在本子上,以此激励自己严格执行每天的学习计划。


一切与考试无关的课外读物都被他束之高阁,一切与学习无关的游乐活动都被他坚决拒绝,就这样终于在高三阶段上了五百分这个台阶,但这还远远不足以满足孙宇晨的野心,他的目标是北京大学!


图片


可他的成绩在后期陷入了瓶颈期,譬如英语这一科,他再怎么努力也突破不了一百分。常言道“富贵险中求”,孙宇晨将逆风翻盘的希望放在了新概念作文大赛身上,他总结了经验教训,在那一次成功地入围了复试。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的加持下,孙宇晨赢得了参加北京大学自主招生的面试资格,他把握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低于分数线20分被录取。


孙宇晨在几个月后的高考中取得了650分的优异成绩,顺利地成为了北京大学的一份子,他摇身一变由不起眼的学渣蜕变成了天之骄子,完成了从三本院校到北京大学的逆袭。


回顾自己的逆袭经历,孙宇晨认为自己并不是被应试教育磨平了棱角,而是用事实成功地挑战了应试教育。


图片


上了大学的孙宇晨摆脱了升学考试的压力,在北京大学自由的环境里可谓是游刃有余,写评论文章、创办新社团、去香港中文大学交换学习,一桩桩一件件都得心应手。


临近毕业之际,孙宇晨和其他学子一样开始离开校园实习,他实习的单位是《南方周末》,《南方周末》曾经专访过许多知名人士,甚至包括前任美国总统奥。


因此在业内和社会上的认可度颇高,孙宇晨实习期间创办《每周评论》,专门发表一系列评论各种时政的文章,言辞犀利引来无数媒体跟进报道。


孙宇晨因此声名鹊起,第一次正式步入社会大众的视野。不久后,年仅21岁的孙宇晨就登上了香港知名时事刊物《亚洲周刊》的封面,封面上赫然写着“中国90后精英”几个大字。


图片


这一期杂志面市以后,孙宇晨志得意满地把“亚洲周刊封面人物”这个头衔打在了自己人人网的用户名后面。在学习方面孙宇晨也再接再厉,毕业之时成绩稳居北京大学历史系总分排名第一。


并于同年申请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生资格,开启了一段新的人生之路。


年纪轻轻的商业奇才,玩转舆论的聪明人


如果说孙宇晨是一个“割韭菜”的骗子,那么一定会有人为他辩护。如果说孙宇晨是一位良心企业家,也一定会被视为替他洗白的“水军”。但如果说孙宇晨是营销和炒作方面的奇才,绝大部分人都会由衷叹服。


孙宇晨在美国留学期间就留意到了虚拟货币潜在的巨大商机,他雷厉风行地将全部身家投入到比特币中,赚到了人生中第一个一千万,首次尝试就大获成功使得孙宇晨将目光放在国内市场之上,他于2014年回国创业。


图片


他拿着著名的风险投资公司美国国际数据集团上百万的投资,一手创建锐波了公司,并以CEO的身份代表锐波公司参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第一次大会。


短短几年内,孙宇晨就靠着出色的自我营销能力和从前在国内积攒的知名度在互联网创业舞台之上混得风生水起,他在创业过程中结识了国内许多知名人物,深知现在这个时代流量就代表着金钱。


他将自己身上90后创业者、北大学霸、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等光环利用到极致,由他担任主讲人的名为《财富自由革命之路》付费音频专栏节目一经开通就火爆全网。


凭借着“每天7分钟,90后亿万富翁孙宇晨带你走向财富自由”这样吸引眼球的广告语,当天的销售额达到了193万元,短时间内播放量就超过了500万次,成为大众追捧的“创业圣经”


图片


次年,孙宇晨又在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举办了由自己一手撰写的新书《这世界既残酷也温柔》的发布会,书中详细讲述了自己从一无所有到财富自由的传奇故事,俨然一本成功人士的传记。


气氛烘托到这里,孙宇晨趁热打铁依靠着一纸白皮书融资数亿美元创建了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商业模式就是发币,随着虚拟货币的大热,波场币在短短一个月从1分钱陡升到2块钱,得到了海外交易所许多投资人的青睐。


据数据显示,孙宇晨在那段时间每天发送2亿个波场币至币安等交易平台换成以太坊,以60亿波场币套现了120亿,可以说是一本万利。这之后,波场币的价格一路狂跌,身处美国的孙宇晨一改往日高调的作风在公众的视野中隐身。


一向对名利与成功极度渴望的孙宇晨当然不可能就这样偃旗息鼓,他的所作所为都表明他本人很迷恋密集的曝光率。


图片


孙宇晨再一次引爆互联网话题是在2019年,他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发布自己将和“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


说到巴菲特午餐,实际上是慈善拍卖活动,出价高者,就能在纽约一家名叫Smith&Wollensky的牛排店与大名鼎鼎的巴菲特一起吃一顿牛排,拍卖所得的款项将全部捐助给慈善机构。


在孙宇晨前面,已经有三位华人企业家拍得过这顿午餐,不过,孙宇晨却是所有成功竞拍者里最年轻的一位,给出的价码刷新了巴菲特慈善午餐自2000年首次拍卖以来的最高记录。


花了大价钱,自然得有高回报,为了炒作这次与巴菲特的见面,孙宇晨先是提前在社交平台上故弄玄虚地发布了一条动态:“干了件大事,三天后宣布”吊足了网友胃口。


图片


后又给自己的文案加上“孙宇晨拍下天价午餐”的话题标签,宣布自己以456.7888万美元的高价拍下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这个词条一跃成为点击量超高的热门话题。


孙宇晨还特意在文案中写明自己会就区块链的发展与巴菲特展开交流,让整个行业受益。此言一出,波场币的涨幅一度超13%,交易价格从0.02美元的低点最高涨至0.04美元。


殊不知,巴菲特早就严肃地批评过比特币的价格波动范围太大,实际上等于一文不值。谁料孙宇晨利用“巴菲特座上宾”的名头将比特币和巴菲特深度捆绑在一起,给投资者营造出一种比特币大有可为的既视感。


孙宇晨曾这样总结过自己人生的关键词:“前面相信折腾的力量,后面相信坚持的力量”这一次,他又折腾成功了。


图片


昔日大手笔买头像,如今被FBI调查


作为一名青年创业者,孙宇晨毫无疑问是成功的,他能把晃荡的半桶水,精心包装成满溢的一整桶。他身上的争议和赞誉一样,从未停止过。


秉承着利己主义的原则,孙宇晨在2021年8月31日豪掷了1050万美元买了一张NFT头像。


为什么说这样看似莫名其妙的行为是利己?因为所谓Tpunk的NFT作品,其实是依托于区块链技术出现的新事物,它的基础是虚拟货币,这个头像包含了576个像素,后被孙宇晨捐赠给APENFT基金会。


孙宇晨买这张头像用的是1.2亿枚波场币,约合1050万美元罢了,而且波场TRON是APENFT基金会的技术支持方之一。


图片


这样左手倒右手的把戏,实际目的只是为了把NFT炒到高价,自己则伺机从中获利。


这和当初他炒作巴菲特午餐的行为几乎如出一辙,只不过消息发布的平台变了而已。


《道德经》有言:“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孙宇晨这样大张旗鼓的炒作行为虽然为其带来了丰厚的收益,也引起了有关监管部门的警觉。


早在2019年7月23日,孙宇晨就因为涉嫌非法集资、洗钱等问题被中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建议公安机关对其立案调查,孙宇晨随后发布道歉信,声称为自己过度营销的行为感到惭愧,会配合一切调查。


几个月后,孙宇晨的微博账号被封禁。孙宇晨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范围内,就已经是格林纳达公民兼驻世界贸易组织大使,这是位于南美洲的一个小岛国,常年靠海外移民投资创收。


图片


只要在当地捐款或者投资达到一定数额,就能申请成为他们的公民,孙宇晨国籍的转换让一众网友啼笑皆非。可这也并没有改善孙宇晨的处境,美国科技媒体网站《The Verge》在2022年发表了一篇文章,称孙宇晨正被FBI调查。


文中罗列了诸如伪造KYC 涉嫌欺诈、进行团队内幕交易、通过买卖身份逃税等罪状,以上这些都是由他公司的内部员工爆料,美国国税局方面也计划对其发起诉讼,罪名成立的话孙宇晨或面临牢狱之灾。


惯会为自己造势的孙宇晨第一时间就在国外的社交平台上否认了一切指控,他信誓旦旦地表示The Verge的言论完全是空穴来风的诽谤,他在运营过程中没有任何违法违规行为。


波场的业务不在美国运营,也没有为美国客户提供过服务。自己已经聘请了顶级律师追究对方的法律责任,所谓的“内部员工”根本拿不出任何有力证据。


图片


他最后还特意强调了自己格林纳达驻WTO大使的身份,美国无权对其进行调查和诉讼,因为他有刑事和民事的绝对豁免权。


然而,2023年3月22日,孙宇晨还是受到了来自美国纽约南区一家法院的传票。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式起诉孙宇晨及其下属公司,孙宇晨虽然及时在推特上回应称这些指控缺乏依据,但雪上加霜的是,孙宇晨此前在格林纳达的一次选举上已经被罢免了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这一职位。


并且按照美国的法律规定,如果孙宇晨拒绝按时出庭,那么法院就会以被告缺席为理由作出有利于原告的裁决,这位昔日青年创业者的领军人物未来将会去向何方呢?我们拭目以待。


分享到: